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靖康之难北宋皇室女子的凄惨命运亡身且丧节

发布时间:2021-01-05 19:38:25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靖康之难北宋皇室女子的凄惨命运:亡身且丧节

靖康之难被虏的徽钦二帝

宋太祖赵匡胤以陈桥兵变而黄袍加身,成为大宋朝的开国皇帝,这是发生在公元960年的事情。

陈桥兵变的的由头就是京师传闻契丹兵将南下攻周,后周八岁的恭帝柴宗训急遣殿前都点检、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统率诸军北上御敌。周军行至陈桥驿发动兵变,众将以黄袍加在赵匡胤身上,拥立他为皇帝。赵匡胤即位后,改国号为“宋”,由此大宋立国。

契丹由耶律阿保机开国于公元916年,位于中原的北方。国号初为“契丹”,后为“大辽”。

936年后唐发生内乱,河东节度使石敬瑭以自称儿皇帝、割让燕云十六州为条件,请求辽太宗支援攻打后唐,石敬瑭得以建国后晋。契丹国获得燕云十六州后,将燕云十六州建设成为进一步南下的基地。

大宋立国之初即有意要收复燕云十六州,先后于979年、986年两度北伐,皆为辽军所击败。之后辽宋之间长期对抗,互有胜负。1005年主和的宋真宗与辽订立和约,协定宋每年贡辽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双方各守疆界,互不骚扰,成为兄弟之邦,此即澶渊之盟。宋辽双方还共同声明“质于天地神祇,告于宗庙社稷,子孙共守,传之无穷。有渝此盟,不克享国,昭昭天鉴,当共殛之”。从此两朝和好达一百二十年之久,北宋进入经济文化的极盛之世。

到了徽宗宣和二年(1120年),昏庸的徽宗摒弃与辽国的盟约,转而与新崛起的金国结成海上之盟,协议金攻辽中京,而宋攻辽燕京,事成之后,燕云十六州归宋,宋需将本来献给辽的岁币转献金,而辽的其余国土亦归金。后来金兵攻破辽中京,而宋朝二十万大军大败于辽。燕京被金人所攻占,天祚帝被俘,辽国灭亡。金灭辽之役严重暴露宋军的战斗力虚弱,国库空虚。宋廷要求金人履行盟约,交回燕云十六州,但金人反指宋人没有把攻打燕京的条件执行,结果宋则用更多的钱物赎回七州空城。

但是辽国灭亡以后,宋朝变相失去辽国作为它的北方屏障,以阻挡金兵南下。此后金宋边境正式接壤,而金兵果然于辽亡后南侵宋。1126年,北宋便在朝政败坏,国力和军力不振的情况下,遭强大的金兵攻克其首都汴京及中原一带的领土,酿成靖康之变,立国168年的北宋灭亡。先祖百年前的誓约言犹在耳,“有渝此盟,不克享国,昭昭天鉴,当共殛之。”徽钦二帝被金国北虏,也是他们毁盟背约的报应。

靖康之难宋皇室遭受毁灭性打击,北宋宫厅几乎所有皇室和财宝都被女真人掠走。《宋史》载:“金人以帝(徽宗、钦宗)及皇后、皇太子北归。凡法驾、卤簿,皇后以下车辂、卤簿,冠服、礼器、法物,大乐、教坊乐器,祭器、八宝、九鼎、圭璧,浑天仪、铜人、刻漏,古器、景灵宫供器,太清楼秘阁三馆书、天下州府图及官吏、内人、内侍、技艺、工匠、娼优,府库畜积,为之一空。” 仅有三位皇室成员得以幸免,一个是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后来的高宗皇帝),另一个是被贬为庶人的哲宗第一任皇后孟氏和宋徽宗第34女恭福帝姬。恭福帝姬之所以免祸,是因为“独恭福帝姬生才周晬,金人不知,故不行。”

《靖康稗史笺证》,由宋人确庵、耐庵编纂,包括:宋人钟邦直《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宋人无名氏《瓮中人语》、《开封府状》、金人李天民《南征录汇》、金人王成棣《青宫译语》、宋人无名氏《呻吟语》、金人无名氏《宋俘记》等七种。记载汴京沦陷、金兵北归的史实,且因为皆是作者亲身见闻,逐日记录,可信度比较高。书中所记因为非常耻辱,正史多无法记载,所以参考价值很高。

靖康之难中的被金人掠走的北宋女性数目相当可观,她们的境遇也最为凄惨和屈辱。据《开封府状》记载,北宋妃嫔83人,王妃24人,帝姬、公主22人,嫔御98人,王妾28人,宗姬52人,御女78人,近支宗姬195人,族姬1241人,宫女479人,采女604人,宗妇2,091人,族妇2,007人,歌女1,314人,贵戚、官民女3,319人,共记11,635人被以不同的价格抵押折价。(《开封府状》载:“选纳妃嫔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人准金一千锭,得金一十三万四千锭,内帝妃五人倍益。嫔御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御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人准金五百锭,得金二十二万五千五百锭。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人准金二百锭,得金二十四万八千二百锭。宫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六百单四人,宗妇二千单九十一人,人准银五百锭,得银一百五十八万七千锭。族妇二千单七人,歌女一千三百十四人,人准银二百锭,得银六十六万四千二百锭。贵戚、官民女三千三百十九人,人准银一百锭,得银三十三万一千九百锭。都准金六十万单七千七百锭,银二百五十八万三千一百锭。”)

落入金兵之手的北宋女性无论等级都沦为了金人的奴隶,身心都受尽凌辱。

《南征录汇》记载,“自正月二十五日,开封府津送人物络绎入寨,妇女上自嫔御,下及乐户,数逾五千,皆选择盛装而出。选收处女三千,余汰入城,国相(完颜宗翰)自取数十人,诸将自谋克以上各赐数人,谋克以下间赐一二人”。在金兵北归途中,被掳妇女继续受到金国贵族的侮辱,据《呻吟语》载,“被掠者日以泪洗面,虏酋皆拥妇女,恣酒肉,弄管弦,喜乐无极。”

这些女性在北上途中受尽屈辱和折磨后,最终到达上京。她们被强行遣送到洗衣院、御寨或分给金军将领,有的甚至沦落为娼。

天会六年(公元1128年)八月二十四日,北宋宫廷的后妃及宗室女性们经历了她们北迁以后最耻辱的一幕。作为战俘,金帝命令徽宗、钦宗、两位皇后、皇子和宗室妇女改换金人服饰,拜谒金人的祖庙。史载“后妃等入宫,赐沐有顷,宣郑、朱二后归第。已,易胡服出,妇女近千人赐禁近,犹肉袒。韦、邢二后以下三百人留洗衣院”。洗衣院实际上是供金国皇帝玩乐消遣的场所。作为战败民族女性的代表,为了捍卫自己和所代表民族的女性的尊严,履行母仪天下的职责,钦宗的朱皇后选择了以死抗争。受降仪式结束后,她即“归第自缢”,被人发现后救活,“仍投水薨”。

徽宗在世的18名公主中,富金帝姬被真珠大王强迫为妾、惠福帝姬被宝山大王聘为妾,剩下的16人中没入洗衣院的9人、遣送到各大营寨的6人、云中御寨者1人。

徽宗的皇后皇妃5人,郑皇后和其它3位皇妃一同和宋徽宗迁至五国城,韦氏流落洗衣院。嫔位的31名女性中,4名移居额鲁观寨,4名移居萧庆寨,3名移居葛思美寨,其它20人随宋徽宗第四批北行,3人生子,其余人员情况不明。

钦宗1后1妃,朱皇后死于上京,朱慎妃随至五国城。10名有封号的姬妾,其中4人入真珠大王寨,卢顺淑等4人入宝山大王寨,郑庆云等2人到燕山以后归宋钦宗,流落至五国城。

一些地位更低的北宋女俘则被没入洗衣院或分给参加侵略战争的金军各级首领,她们的处境各不相同。《呻吟语》引《燕人麈》之言说到,“妇女分入大家,不顾名节,犹有生理;分给谋克以下,十人九娼,名节既丧,身命亦亡”,“甫出乐户,即登鬼录”。该书作者还说他的一位铁匠邻居,“以八金买倡妇,实为亲王女孙、相国侄妇、进士夫人”,一妇兼有三种“贵重”的身份。

出使金国被留的词人吴激曾遇见沦为歌妓的北宋宗姬,并为之作词,吴激的《人月圆》词曰:“南朝多少伤心事,犹唱后庭花。旧时王谢,堂前燕子,飞向谁家。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髻堆鸦。江州司马,青衫泪湿,同是天涯。”

靖康之难中,北宋后宫嫔妃、宗室妇女全部被掳往北方为奴为娼的历史,既是南宋人难以启齿的耻辱,也是激励南宋人抵抗金兵南下的动力。一百多年后,南宋联手新崛起的蒙元,南北夹击灭了金国,报了靖康之仇;但也重蹈了宋金联手灭辽之覆辙,最终亡于蒙元之手。历史就是这样地无情。

靖康之变导致北宋亡灭,二帝被虏,也深深刺痛汉人士大夫的心,岳飞在《满江红》中提到:“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所谓“靖康耻”之后,中国即耻于议和。明朝的士大夫鉴于南宋的教训,皆以为与满人和谈为耻。因此,崇祯帝对于和金人后裔满清和议之事,始终左右为难。兵部尚书卢象昇即告诉皇帝说:“陛下命臣督师,臣只知战斗而已!”明思宗只能辩称根本就没有议和之事,卢象昇最后战死沙场。明末就在和战两难之间,走入灭亡之路,汉人皇帝的统治由此不复于中国,大好神州沦落于夷狄满清。

由此观之,历史事件都是有前因后果的。

成都市白蚁防治中心

儿童智力测试仪

南昌搬家

不锈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