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首批房贷族还清贷款房奴叫法太简单太悲情

发布时间:2020-03-04 06:58:18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房奴”的叫法是否太简单太悲情

近日,据媒体报道,我国首批房贷族将集中还清住房贷款。

10年间,房价出现了令人始料未及的飙升。2003年5月的数据显示,当时北京地区商品房交易均价为6734元/平方米。今年5月,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2年《房地产蓝皮书》,2011年北京市商品房销售均价为16845元/平方米。

2006年,一组关注房贷族的艺术作品《包袱》走入了人们视线。画面中的男子头发齐肩,一身最平常的职业装:白衬衫、西装裤、皮鞋、斜条纹领带。他的面色有些憔悴,黑色公文包挂在胸前。他穿梭于繁华喧闹的都市中,与众人一样排队等地铁,在CBD核心区行色匆匆。与旁人不同的是,他身上背负着巨大的房屋模型,因此始终佝偻前行。

于是,一个悲情的名词出现了:房奴。事实上,定义这一群体时,有一个重要定语:真正的“房奴”,是指月负债还款额超过月收入50%以上的家庭。

作为一个有房者,在北京工作9年之久的悦成(化名)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房奴”。他戏称,最近自己已经进入“二次折腾期”。2005年前后,悦成夫妇在北京市朝阳区购买了一套住房,当时的总价只有50余万元。

悦成与妻子都来自四川省的一个小县城。“在当地,我们的家境都算不错,所以父母执意尽早买房。”回想起父母当时的决定,悦成有些庆幸,“当时我的想法比较保守,总觉得背着20多万元的债压力很大。现在想想,幸亏听他们的话贷款买了房。如今,当时50多万元买的房子在市场上的价格已经涨到200多万元,这些钱如果存在银行,肯定不会增值这么多。”

今年春节前后,北京地区的房价出现了难得的小幅回落。悦成将手中的小户型出售,重新购买了一套面积更大的居所。他是一名工程师,在一家研究所工作,妻子就职于一家大型股份制银行。之前的购房经验加上两人职业的稳定性,让夫妻二人有了再次“折腾”的勇气。“这次是希望父母年纪大了能到我们身边来养老。”他说。

于是,悦成进入了新一轮以房子为目标的生活周期。看起来,他并不悲情,更像是有了新的动力。

在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讲师韦庆旺看来,中国人执著于买房的核心应该是“安全感”。“在中国人的观念里,房子对家庭的稳定、个人的安全感很重要,所以大家争先恐后挤进这个梯队。而且,很多人都觉得越晚买越吃亏。”

2012年上半年,韦庆旺和身边的很多同事不约而同选择“出手”。“社会观念、父母、同事的意见都是促使我们作决定的原因。”他说。

此前,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司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介绍了一组数字:在美国,城市住房产权自有率是68%,英国是56%,欧洲其余各国位于30%至50%之间,而我国住房自有率为82%。这样看来,不少西方人似乎并不急于购房。

对此,韦庆旺有自己的看法:“东西方社会发展现状、人们的观念差别很大。如今,房价一直看涨,谁不希望自己的财富可以保值?另外,房租上涨等很多因素都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回忆近10年来我国商品房市场的发展,北京中原地产市场研究总监张大伟形容“令人始料未及”。“虽然商品房起步于上世纪90年代,但我记得大规模兴起是在2000年之后了。”他说。在此之前,上一代人更习惯于按照工龄排序,享受单位福利分房。

“刚出现贷款买房时,很多人都不理解。当时,人们没有超前消费的概念,所以都尽量少贷款。随着房价攀升、人们观念改变,贷款额度也在逐渐上升。”他说。

关于贷款额度,国际通行的标准是以“月收入的1/3”作为房贷按揭的警戒线。

“超过警戒线,肯定会感到生活压力。我觉得,50%的收入用来还款是底线。要做‘房主’,而不是‘房奴’。”张大伟说。

“还款额度超过月收入的50%,喜悦感很快会变成负担。你不敢享受生活,不敢换工作,甚至不敢生病。”韦庆旺描述了一位“房奴”同事的状态。

目前,人们对“居有其所”的渴望汇聚成另一个期待:呼唤商品房市场回归理性。世界银行认为,比较合理的房价与人均收入比是4~6之间。我国很多大中城市的这一比值仍然偏高。

近日,在党的十八大新闻中心举办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住建部负责人表示,“十二五”期间城镇保障性住房建设目标是3600万套,明年计划开工数量不会低于500万套。他还强调,要继续加强保障房建设资金管理,并坚持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不放松。

对于公众,这是个好消息。

鑫利源

红外波长范围

双端面研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