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乐视体育雷振剑王思聪主动找上门一顿饭工夫决定投资1个亿

发布时间:2020-03-10 11:27:22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摘要:王思聪听说万达有投资乐视体育的意向后,主动找到雷振剑,要求投资。两人在万达索菲特酒店6楼的餐厅约饭,见到雷振剑,王思聪劈头就问:我想投,让不让投?一顿饭的工夫,两人敲定合作,乐视体育笑纳了王公子的1亿元投资。

乐视体育CEO雷振剑约了全球最大的体育营销公司之一的创始人在国贸3期顶楼聊天。那天是5月13日晚上,站在北京最高处,那位大佬告知雷振剑,CBA极可能10年后就会超过NBA。雷振剑的第一反应是:这略微有点夸大。但他随即纠正了自己的想法:从全部行业发展的轨迹来讲,中国市场那末大,这是很有可能的。

哪怕是对中国篮球信心最坚定的球迷,对这样的判断恐怕也只会付之一笑。但身处目前这个时代,选择不相信,在很多时候意味着你可能会与商业机会失之交臂。乐视体育的母公司乐视就是最好的例子,它只卖了150万台超级电视,却让几近所有电视行业的大佬患上了焦虑症,节节上升的股价更是令无数人跌碎眼镜拍青大腿。和母公司一样,乐视体育也是一家具有鲜明时代感的公司。它的前身是乐视网体育频道,自从2014年3月拆分出来独立运营后,一直在通往未来的快车道上狂飙突进。

现在,乐视体育宣称,他们基于体育产业的生态链已接近完成,赛事运营+内容平台+智能化+增值服务4块业务全面落地:版权数量全球领先,赛事经营初具规模,智能硬件方面,已开了3家公司,产品包括智能自行车和运动摄像机,还收购了一家无人机公司。落在乐视体育身后的不仅是对手,也包括经验和传统。

这辆体育产业的F1赛车的发动机是商业模式,加速器则是资本。资本相信他们,而且趋之若鹜。就在雷振剑俯瞰北京夜景那天,乐视体育在国贸大饭店召开发布会,宣布完成首轮融资,万达、云锋基金、东方汇富、普思投资等九个投资机构向乐视体育投资8亿元,取得共约30%的股分,乐视体育首轮的估值到达28亿人民币。这是目前为止,国内体育产业最大的一笔融资。但在雷振剑看来,28亿的估值其实是自己刻意控制的结果,28亿是去年9月份的估值,我后来一直没涨,但乐视体育现在的体量和过去已完全不一样了。

刚刚结束首轮融资,B轮融资马上被乐视体育提上了日程。雷振剑泄漏,B轮融资将在7月初正式启动,争取在今年年底完成,估值比A轮翻了数倍,高达20亿到35亿美元之间,所以28亿其实是非常便宜的。

选择云锋和万达、普思作为投资方,乐视体育明显看重的不止是资金,更是资金背后的资源。

云锋能够带给乐视体育的,是背后阿里系的海量用户资源,乐视体育毕竟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对用户和数据永久都处在饥渴状态,而阿里明显是一片取之不竭的水源。

万达则是一座没法绕过的高山。去年2月,万达豪掷10亿欧元,收购了盈方体育传媒团体。盈方手中的赛事资源丰富非常,其中包括2015至2022年足球世界杯转播权的独家销售权,并且与冬奥会的7个大项组织保持长时间合作,盈方中国还掌握着CBA联赛的独家代理权。收购盈方,意味着万达找到了撬动中国体育产业5万亿产值的支点。

在融资发布会上,雷振剑说自己对万达的资源垂涎欲滴:我高度认可万达在体育IP(知识产权)上的资源。万达收购盈方以后,它手里有三个几近可以改变中国体育市场格局的重大IP,第一是世界杯,第二是冬奥会,北京马上就要办冬奥会了,第三是CBA。

乐视体育之于万达,一样具有吸引力。两家一拍即合。依照雷振剑的描写,双方敲定合作只用了不到20分钟。他问了我三个问题,我问了他三个问题,然大家都说ok,就拍板定了。

被乐视吸引的不止是老王,还有小王。王思聪听说万达有投资乐视体育的意向后,主动找到雷振剑,要求投资。两人在万达索菲特酒店6楼的餐厅约饭,见到雷振剑,王思聪劈头就问:我想投,让不让投?一顿饭的工夫,两人敲定合作,乐视体育笑纳了王公子的1亿元投资。

make sence很重要,雷振剑说,一个项目你谈个三天、谈个三轮5轮,在这个时代通常就没什么价值了。

时间,或说时机,对于雷振剑和乐视体育来讲,是个特别重要的字眼。互联网公司最大的本钱就是时间。

乐视体育之所以被投资人如此看好,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贾跃亭和雷振剑在战略上抢先一步。

2013年,乐视网体育频道发展速度很快,但身为乐视网总编辑的雷振剑,当时却很是头疼。虽然用户数环比在成倍增长,但卖广告的速度却赶不上成本费用的飞速上升,我那时候蛮煎熬,也蛮迷茫,对这类用做视频网站的办法来做体育的模式,雷振剑产生了怀疑,视频服务里,电影电视剧肯定是最吸引流量的,如果用一样的投入来换取流量,还不如去买部电视剧呢,电视剧的流量更高。

从2013年七八月份开始,雷振剑开始觉得,不能再这样做体育。

他同时也在思考体育与互联网的关系。当时全部体育产业没什么互联网公司在做,新浪、腾讯等门户网站和传统媒体没任何区分,乃至比传统媒体更传统,包括央视还时不时来种新的交互方式。门户做视频根本不行,不过是接个流给用户在电脑上看而已,跟你在电视上看也是如出一辙的,包括国外也是,ESPN、SKYTV等等,都是电视媒体做主导。

就在这一片空白地带中,雷振剑找到了自己的蓝海:做一家基于体育产业的互联网公司。但是,具体的商业模式在哪里呢?

他在纸上把体育产业的全部链条拉成一条直线,从最上游的赛事内容到最底层的增值服务,列出每一个重要环节,然后再思考这些节点里,哪些是以往做得不好的,哪些是跟互联网没有交集的,哪些是能够借助大乐视生态加速发展的。找出这些点,然后再研究哪些点之间可以相互促进,就这样,逐步构成了四大模块。乐视体育的商业模式初现雏形。

2013年底,在乐视团体的年终战略会上,雷振剑正式提出:能不能把体育从上市公司里拆出来,独立做产业化发展?

这正中贾跃亭下怀。将某个频道拆分出来独立运营,在乐视内部并不是没有先例,乐视影业当时就是如此,而且发展势头不错。

贾跃亭和雷振剑都是超级体育迷,雷振剑说自己的大脑就是足球和篮球领域的数据库,而贾跃亭则是科比的粉丝,外号贾科比,善于中投,固然也可能是他人不敢防他,雷振剑开玩笑说。同时,对贾跃亭的战略,雷振剑也非常认同,他是大dream maker,我是小dream maker。2013年底,两人都敏锐地感觉到,国家可能要出台利好体育产业的政策,发展体育产业的东风来了。

万事俱备,贾跃亭拍板:做!2014年3月22日,乐视体育正式成立。同年9月,第一轮融资开始启动。在2013年底决定做,2014年战略卡位,2015年一下就成为中国这个领域最大的公司,雷振剑再一次强调,timing很重要,要顺势而为,这一年半给了我们非常重要的行业卡位周期。

对初创公司来讲,最困难的任务大概就是招人。过去1整年时间,雷振剑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找人,不过令他自豪的是,目前的团队成员都是各自板块中最顶尖的人材:首席内容官是央视著名解说员刘建宏,原新浪体育频道合作总监于航担负海外市场及版权事业部副总裁,前NBA中国高管邱志伟担负赛事运营副总裁,原搜狐体育频道总监金航担负增值业务副总裁、北京智能视界科技前CEO李大龙担负智能硬件副总裁,原奥美团体体育营销总监强炜担负首席营销官

刘建宏是2014年8月26日正式加盟乐视体育的,当时雷振剑送给他一件球衣,号码是46号刘建宏的年龄,一个多月后,体育产业新政公布,国务院文件的号码也是46号。溟溟中似有天意,刘建宏说。

天意也并不是总是垂青乐视体育。2014年6月份开始,贾跃亭滞留国外数月,乐视体育也受了拖累,最直接的影响,是原计划2015年1月份进行的第一轮融资被迫推延到了今年4月份,雷振剑本人也从130斤瘦到了110斤。

不过,雷振剑说,现在看来,那半年既是自己特别争气的半年,也是乐视体育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虽然心脏承受了考验,但能力得到了历练,扛过来了。令他欣慰的是,乐视体育的高管大都是去年下半年加入,他们没有遭到传闻的困扰,全部乐视团体高管没有一个离职。

随着贾跃亭回国,乐视体育的危机随即消除。贾跃亭滞留国外期间,一直和乐视体育团队保持密切联系,每周一的视频会议他都会参加。去年11月初,雷振剑时隔五个月后再一次见到贾跃亭,当时贾在香港医院里疗养,穿着病号服,两人在开口前先来了个拥抱。

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乐视体育继续高歌猛进了。

这看上去很像是结尾,但事实是:乐视体育才只刚开了个头。

正如雷振剑所说,他们做的是他人没做过的事。乐视体育创造了一个看上去很诱人的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看来也正在落到实处,但说到成功,还差得远。

今年年初,乐视体育就经历了一次挫败。腾讯以5年5亿美元的价格,取得了NBA赛事的中国数字媒体独播权,雷振剑向《中国企业家》记者证实,下赛季乐视体育将不会直播NBA赛事。雷振剑轻描淡写地表示,这其实是腾讯替乐视省了5亿美元,NBA只占了内容比重一小部分,失去转播权对乐视体育并没甚么影响。

不过,据《第一财经日报》报导,乐视体育的竞价比对手要有诚意和优势,据传到达了6亿美元。这次挫败后,乐视随即调剂了版权策略。贾跃亭建议,避开竞争剧烈的转播权竞争市场,进入受关注较小的赛事市场。这是公司面对上涨的本钱和核心赛事缺失作出的让步。

乐视体育高管宣称,公司现在具有超过150个项目的体育赛事直播权,赛事转播权涵盖了足球、篮球、网球、赛车、高尔夫等赛事。雷振剑和刘建宏不止一次表示,哪怕是ESPN具有的版权数量都不能与乐视体育相比,后者已成为覆盖面最广的赛事播出平台。

在融资发布会上,刘建宏自豪地宣布乐视体育覆盖范围遍及全球后,开了1句玩笑:就把南极洲留给企鹅吧!

不过,面对《中国企业家》记者,雷振剑倒是没有排除与腾讯合作的可能性。他表示,体育产业超级大,就一家公司怎样也做不大,所以乐视体育特别欢迎腾讯这样的企业进来,一起把产业做大。而且腾讯这样体量的公司,不是你能防备得了的,它肯定会进来。

对于雷振剑和乐视体育来讲,最重要、最稀缺的资源,还是时间。5月13日融资成功后,直到5月25日,雷振剑才抽出时间,跟小火伴们去大董吃了顿庆功宴。而早就跟FA火伴约好的撸串活动则被一推再推,至今没能实行。事实上,全部乐视团体都在飞速运转。接下来乐视体育的B轮融资情况,雷振剑想找贾跃亭聊聊,但一直没能约到,由于后者全身心扑在汽车和手机上,压根没有时间,就像根本没有(融资成功)这事

公司发展如此快速,雷振剑觉得也有问题,可能有些基础的部份得夯得更牢固。雷振剑自己常常形容,乐视体育是在飞奔的火车上换轮子,他觉得很刺激,也很焦虑。

焦虑归焦虑,雷振剑对前景没有丝毫怀疑。有人拿乐视体育和ESPN相比,这本应是一种赞誉,但雷振剑嗤之以鼻:如果ESPN值500亿美元,那末乐视体育未来会值1000亿美元!

成都到张家口货运公司

成都到新疆伊宁市物流公司

成都到哈密物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