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白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钛白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媒页岩气革命其实是个骗局-【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38:07 阅读: 来源:钛白粉厂家

美媒:页岩气革命其实是个骗局

中国页岩气网讯:【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网站1月10日文章】题:石油大骗局(作者哈菲兹·艾哈迈德)

有关去年11月中旬发布的国际能源机构(lEA) 2012年的《世界能源展望》(WEO)的头条新闻,会使您认为我们简宜就是在石油中游泳。

该报告预测,到2017年,美国将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就能源产量的“净值”而言几乎“自给自足”。这一概念得到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几乎是逐字的报道,这些媒体从英国广播公司到彭博新闻社都有。

IEA报告的总体结论今年已经获得另外几项报告的呼应。埃克森美孚公司的《2013年能源展望》预测,到2040年,天然气的需求将增长65%,全球产量的20%将来自北美,大部分来自非传统来源。报告得出结论:到2025年,页岩气革命将使美国成为净出口国。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也预测,到2030年,美国将实现能源独立。

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围绕着意大利大型石油公司国家碳化氢公司前高管莱昂纳多·毛杰里撰写的一篇哈佛大学报告的发表,媒体的头条新闻也是异口同声。环保人士乔治·蒙比尔特在英国《卫报》撰文,通栏标题是《在石油产量达到峰值问题上,我们错了》。蒙比尔特的文章呼应了早些时候的一系列报道。此前一个月,英国广播公司曾问道:“短缺:"石油产量涨停"理念是否可以休矣?”《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报道的标题若有所思《石油峰值达到顶峰了吗》。而《纽约时报》首席环境问题专栏作家安德鲁·里夫金则“重新审视石油漫长的告别”。

这一切的要点是,“石油峰值”现在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文化理念而已,与实际数据脱节,是完全错误的,这一点已经为不言自明地大量存在的廉价非传统石油和天然气所证明。

页岩气可解决能源危机?

与毛杰里的报告所引发的媒体的大吹大擂相反,2012年上半年发表在著名科学期刊上的同行评议的三篇研究报告提出了一种不那么令人乐观的视角。英国政府前首席科学家戴维·金爵士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说,尽管有报告说,石油储备和焦油砂、天然气和页岩气的产量增加,但世界上现有的油气田的耗尽仍以每年4.5%至6.7%的速度增长。他们对一种观念不屑一顾,这就是页岩气热潮将避免能源危机,并指出,在运作的第一年,页岩气井的产量下降了60%至90%之多。该论文没有引起媒体的大肆报道。

去年3月,金爵士的牛津大学史密斯企业与环境学院团队发表了有关能源政策的另一篇同行评议的论文,其结论是,该行业将世界石油储量高估了约三分之一,估计结果应从1.15万亿至1.35万亿桶下调至8500亿至9000亿桶。作者认为,“虽然肯定有大量的化石燃料资源留在地下,但可以按全球经济所习惯的价格加以商业开采的石油的量是有限的,并很快就会下降。”这份研究报告基本上没有得到媒体的报道(除了《每日电讯报》对其加以褒奖的一篇孤零零的报道之外)。

6月间,即毛杰里的漏洞百出的分析报告发表的同月,《能源》杂志发表了美国金融风险分析师盖尔·特维伯格对石油行业数据的一篇很长的分析。他发现,自2005年以来,“世界"传统"石油供应量并没有增加”。他认为,这是“2008-2009年的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石油供应减少的预期的影响”,意味着“金融危机最终可能会恶化”。

但是,所有媒体的关注都集中在那位油商在石油业赞助下撰写的报告上。而特维伯格撰写的、得到同行评审的、发表在一个著名科学期刊上的研究报告却由于发出比较悲观的信息而遭到忽视。

页岩气产业或是虚假繁荣

页岩气繁荣出现时会发生什么事?

这些科研报告并非表明IEA对页岩气产量和随之而来的经济繁荣的前景的评估极其错误的仅有迹象。

事实上,商业内幕网报告说,页岩气产业不但离盈利差得很远,而且正面临着巨大的金融障碍。美国金融记者沃尔夫·里奇特说:“水力压裂法的经济原理是可怕的。产量从第一天起就跌下悬崖,这种下跌持续了一年左右的时间,直到在占初始产量10%左右的水平上跌停为止。”其结果是,“钻探正以惊人的速度摧毁资本,钻井公司留下了堆积如山的债务,而下降幅度则开始造成浩劫。为了避免下降率打乱收入报表,公司不得不钻探更多的新井,老井的产量下降。唉,该计划碰了壁,这堵墙壁就是现实”。

石油工业积极地和故意地试图掩盖页岩气生产所面临的挑战。《纽约时报》2011年的一项开创性调查发现,尽管美国石油工业在公开场合采取了极为乐观的立场,但“在私下里却对页岩气持怀疑态度”。

换言之,目前的天然气过剩最终的后果可能是不可持续的页岩气泡沫在自身的重力下崩溃,从而使供应崩溃和价格上涨加速。页岩气革命不会刺激繁荣,而是会助长这样—种繁荣,它掩盖着更深层次的结构不稳定性。这种不稳定性必然会发生碰撞,以致留给我们一个更大的金融烂摊子,更快地滑向代价高昂的环境破坏轨道。

所以,何时是关键时刻?根据新经济(310358,基金吧)基金会最近的报告,“经济石油峰值”的到来届时供应成本会“超过价格经济在不严重破坏经济活动情况下的支付能力”将在2014年或2015年左右。

看来,这黑乎乎的金子并不是我们问题的答案。

帽子系列

长袖文化衫

宝鸡定制西装